中快餐饮总部

中快创业记 | 铜都初创业——酒家风波

发表时间:2020-07-10 16:20


上回说道:铜都服务大楼在李平金的带领下,渐渐步入正轨,并在当地名声大噪,可是,创业不是一帆风顺的,而是几经波折!今天我们来说说创业路上不可少的曲折——“酒家风波”。

随着客源的增加,服务大楼购置了全新的床上用品、家具、电视机、空调等酒店设施,同时扩大了饭店的营业面积,购置更多的餐桌,增加客房床位数,一番改造后,服务大楼里里外外焕然一新。



眼见着铜都服务大楼的生意越来越红火,对周边的饭店造成了竞争的压力。



有本地人十分眼红,他们就串通一些当地地痞来店里捣乱闹事。



一天傍晚,有一群地痞来到酒家,一行十几个人,点菜喝酒吃霸王餐也就罢了,他们还摔砸碗筷桌椅,将整个酒家搞得一片狼藉。



嘴里出言不逊,辱骂店员,威胁要早日关门,否则便要动手打人,气焰极其嚣张!



这件事情看似只是一桌酒菜的事情,但李平金知道,若不及时处理妥当,自己在贵溪恐怕将再无立足之地。



他立刻找来华军涛进行商议,两人一合计,决不能采取以黑制黑的手法,最终两人决定依法办事,找当地公安机关帮忙解决。



华军涛的妻子于明慧胆大心细,找到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,说服了大队长为酒店提供帮助。



大队长表示说:“若下次再有人来酒家闹事,可以打电话通知我们,维护社会治安是我们公安局的本职工作。”



过了三天,同一伙人又大摇大摆地闯进铜都酒家,同样是点菜吃饭,喝酒骂人,掀桌砸碗,穷凶极恶。服务员立刻打电话向大队长求助,几分钟后,大队长带着六个警察火速赶来。



大队长先是对闹事的一行人进行劝告制止,谁知那伙人丝毫没有将公安人员放在眼里,竟哈哈大笑起来,用手指着公安人员破口大骂:“我们吃饭喝酒关你们什么事?”



公安人员反问:“你们在这里惹事生非,打砸物品,影响公共秩序,还有理吗?”



两方针锋相对,气氛紧张到了极点。



突然,一名闹事者大打出手,和一名公安人员扭头厮打起来。一时间,场面变得混乱不堪。



“砰,砰,砰!”大队长果断地朝天鸣枪三响,场面瞬间安静了下来,空气似乎凝固了。不仅是那些地痞,连李平金等人都吓得不轻。



大队长果断下令,抓捕带头闹事的五人,果断处理了这起恶性事件。



这件事很快便一传十,十传百,对当地黑恶势力起到了极大的震慑作用。此后,铜都服务大楼经营秩序重返平静,再没有当地黑恶势力的骚扰,生意自然蒸蒸日上。



李平金与铜都服务大楼部门负责人合影



如果说地痞闹事只是一场惊吓,随后而来的信贷危机则是当年李平金遭遇的一项真正考验。



做生意,自然离不开资金的周转。由于当时铜都饭店的装修缺少资金,李平金想向银行申请贷款解决。可是,自己手边并没有可抵押的资产,对于他这种小微企业,国有大银行根本不会看在眼里。怎样才能尽快贷到款呢?李平金双眉紧蹙。



正巧,铜都服务大楼对面的县家具厂老板也正缺少资金想要贷款。两人交谈之后,家具厂老板说他与贵溪工商银行的朱行长相识,有这方面的人脉资源。



于是,李平金与他商议合伙贷款10万元,各贷5万元,由家具厂作为贷款单位,铜都服务大楼作为贷款担保人,就这样,他们从银行贷到了10万元。



贷款的第二年,家具厂厂长竟然跑了。冤有头,债有主,借款人溜了,债务就依程序转到担保人身上。



于是铜都服务大楼很快接到了银行的通知:作为担保人,所有贷款及利息由李平金承担。



李平金怎么也没想到前一年还生意兴旺的家具厂,第二年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。无奈之下,他只能将家具厂积压的养蜂蜜的木箱变卖,进行抵账,但那也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,余下的贷款和利息全部由他偿还。



回想起自己这次遭难,李平金并没有过多的抱怨与委屈,他只是平静地说:“任何时候我们都要面对现实,无论是身体上的疾病,还是上当受骗,或是遇到某种灾难,都要勇敢地面对。若当时我也逃跑了,那就没有今天的李平金。”



在李平金和后任经理华军涛、刘成梅的运营下,铜都服务大楼30年中成为了当时贵溪市最具人气的住宿和餐饮企业。多次受到市政府职能部门的表彰。



作为这一过程的见证人,刘家春为朋友感到欣慰。他说:“铜都服务大楼后来在当地火爆到什么程度呢,一个事例就可以说明,县城凡是过生日的、结婚的,或从外地来出差回贵溪吃饭的,铜都都是第一选择”。